本報記者劉少龍長沙報道
  “最近兩年來,湖南防治艾滋病的民間組織迅速發展,在暗娼人群、同性戀人群、吸毒人群等高危人群的干預上,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。”11月30日,湖南省疾控中心副主任、艾滋病防治專家陳曦教授指出,不過,全球基金和蓋茨基金會合作項目已於今年完成,明年民間的防艾組織或將面臨‘斷糧’的危機。
  湖南有一百多個民間防艾組織
  2004年,澳門利瑪竇社會服務團和湖南省疾控中心合作,在懷化洪江創建了中國最早的艾滋病患者關愛中心——洪江區關愛中心,關愛的大多是艾滋病兒童。
  湖南省最早的民間防艾組織之一“友愛之家”負責人小侃介紹,2004年的時候,湖南的民間防艾組織最多不超過3家。當時開展工作很艱難,經過面對面聊天、同伴現身說法等方法,才慢慢地讓一些感染者和患者加入進來。
  陳曦介紹,目前湖南的艾滋病防治民間組織有一百多家,同時還有疾控中心的干預項目50多個。
  “其中以暗娼同伴教育組織和同性戀干預組織最多,這跟湖南艾滋病傳播以性接觸傳播為主有關。經男男性行為感染艾滋病例正在快速上升,同性戀防艾干預組織能很好地進入隱蔽的同性戀群體,進行同伴教育,發動人來接受檢測。”小侃說。
  資金:大多來自國際防艾項目
  湖南省衛生廳副廳長方亦兵介紹,社會公眾、公益組織是艾滋病防治工作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。近年來,湖南省利用國際合作項目經費和省級財政,動員志願者參與,扶持了一批愛心小組逐步變為艾滋病防治社會組織,如懷化市洪江區“關愛中心”、長沙市的“友愛之家”和“中大陽光”等。
  “民間組織能迅速發展,除了國家扶持,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國際合作的艾滋病防治項目,比如全球基金、中英項目、中蓋項目、中瑞項目等,這些國際合作項目提供的專項資助,為民間組織從事防艾提供了資金支持。”陳曦說。
  “友愛之家”從2004年起到今年上半年,共獲得180萬的資助資金,其中絕大部分是國際合作項目的資金。從2007年開始,長沙市衛生局每年會給一定的資金。
  7月5日,湖南省疾控中心向外界公佈,湖南兩大國際防治艾滋病項目全球基金艾滋病整合項目、中蓋艾滋病項目開展至今,干預艾滋病高危人群如吸毒人群、男男性行為者等上百萬人次,干預新發現了大量HIV感染者,並對其進行了管理和關懷,減少了HIV的傳播風險。
  危機:眾多民間組織或“斷糧”
  陳曦說,目前民間防艾組織資金來源大多數是國際項目資金,現在國際項目結束,對民間組織的影響很大。“一旦沒有資金支持,民間組織就會渙散。這對於艾滋病感染者和患者的影響最大,因為他們的‘家’就沒著落了。”小侃說。
  沒有資金怎麼辦?陳曦介紹,爭取政府財政扶持很重要。另外,國家有公共衛生專項資金,可以通過購買服務的方式,購買民間組織的服務。他呼籲政府有關部門培育和引導民間組織,購買他們的服務,這樣有利於艾滋病的防治。
  2010年12月30日,長沙市疾控中心與中大陽光工作組即簽訂了政府購買協議:從2011年起,長沙市疾控中心從長沙市財政艾滋病防治專項資金中,給予中大陽光工作組每半年2.5萬元以上的活動經費,委托該工作組在MSM人群中開展行為干預,並動員他們到長沙市疾控部門進行HIV檢測。協議書的簽署開創了長沙市政府組織購買民間組織服務的先河,引起了社會關註。
  (原標題:湖南民間防艾組織明年或“斷糧”)
創作者介紹

tattoo

hk34hkbie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